第五百零七章 突击与反包围

听书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王小东虽然仗着一身武艺,在学校是个小霸王。

  可是这种场面他也是第一次遇上,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闫解放也看出形势不利,眼瞅着在月亮门后边冒出好几个老爷们儿。

  再拖下去,人一多了,非得坏事儿不可。

  他把心一横,恶向胆边生,扭头看向杜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抢了一步举起铁棒就朝杜飞脑袋招呼。

  闫解放虽然没练过武术,但这几个月在运输科扛大包,磨练出了一把子力气,再加上之前的战斗,激发出他的凶性,这一下就是要给杜飞开瓢儿,直接见血,镇住场面。

  大伙儿没想到闫解放这样凶悍,包括傻柱在内,都低估了他。

  那根水管子截出来的铁棒对准杜飞脑袋狠狠打下。

  这要打中了,肯定头破血流。

  傻柱“哎”了一声。

  许大茂也叫了一声“兄弟”!

  秦淮茹从人群后边挤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的,想也没想,就要往前冲。

  然而,在下一刻,众人统统愣住。

  千钧一发,眼瞧着闫解放拼命一击,在杜飞眼里却慢得可笑,跟当初魏三爷那一刀可差远了。

  杜飞轻描淡写,砰的一声稳稳抓住打下来的铁棒,跟着上步一记勾拳直接爆肝。

  闫解放根本没有练过,更别提什么抗击打能力。

  肝脏那种难以忍受的剧痛,瞬间刺激他的神经,身体弓成大虾,双眼突出,长大了嘴。

  铁棒脱手,捂着被打中的地方,下颚来回开合,猛地往里吸气,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还是杜飞刻意留手,不然一下打个肝脏破裂,闫解放就得交代。

  即使这样,爆肝的疼痛也足以让他记忆终生。

  杜飞抓住闫解放松手的铁棒,嘴角微微上翘,心情十分舒畅。

  闫解放这孙子,三番两次,没完没了,今天要不亲手给他一下,杜飞心里念头不能通达。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今天杜飞要彻底解决这货,还不能让任何人说出他的毛病。

  杜飞双手握住铁棒的两头猛地一使劲。

  顷刻间,原本线条分明的手臂,豁然膨胀起来,肌肉贲张,青筋暴起,竟粗了一大圈!跨栏背心下边的胸肌也吹了气似的鼓胀起来。

  跟着就听“嘎吱”一声!

  那根铁棒竟然生生被掰个对弯,然后“咣当”一声,又被丢在地上。

  在场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

  那特么可是铁管子,不是面条!

  傻柱一直自诩力气大,但也不可能掰得动这么粗的铁管子。

  这令他蓦的想起,以前有一回。

  杜飞扳箱子回来,他上去要帮忙,却愣是没搬动!

  红星中学的众人更是头皮发麻,尤其王小东。

  这些铁管木棒都是他准备,质量可都是杠杠的。

  居然用手给掰弯了,这特么还是人吗!

  杜飞则适可而止,刚才两下武力威慑已经足够了。

  杜飞目光阴鸷,扫视面前一帮人,最后落在王小东身上:“你是领头的?”

  他当然不认识王小东,但架不住有内应呀!

  此时杨志功就站在王小东的身边。

  借口不想跟刘海忠照面,今天刘光福没来。

  王小东一愣,感觉嘴唇发干,却不能认怂,硬着头皮道:“是我,怎么样!”

  杜飞“哼”了一声:“刚才我听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怎么着?哼~还作恶多端。”

  王小东梗着脖子道:“是!”

  杜飞喝道:“谁告诉你的?你们有什么证据?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过吗?”

  “我……”王小东说不出话。

  他调查个屁呀~他们仗的就是人多势众。

  你跟我讲道理,我跟你讲拳脚。

  可明显对面这位,战斗力爆表,还怎么斗。

  杜飞见火候差不多了,语气柔和下来:“同志们,我爷爷死在日本人的屠刀下,我爸牺牲在建设国家的第一线,我上高中就是d员。”

  杜飞顿了顿,沉声道:“你们说我是敌人,这是同室操戈,亲者痛仇者快呀!”

  王小东和一帮人顿时愣了,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这时旁边的杨志功连忙碰了王小东一下,小声道:“王哥,赶紧的,就坡下驴呀~”

  王小东反应过来,连忙干笑道:“对~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杜飞似笑非笑瞥了一眼正在踉跄爬起的闫解放:“真是误会?我看是有人故意挑拨,想要让我们互相残杀,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用心险恶。”

  王小东一愣,他一点也不傻,不然手底下也拢不住这么多人。

  他不由得咽口吐沫,听出杜飞的言外之意,这是让他拿闫解放开刀。

  其实王小东心里也对闫解放不太满意。

  自从前几天上王大脑袋家去,大伙儿都得了天大的好处。

  令闫解放的威望陡然拔高起来。

  而且,闫解放也有些得意忘形,在他面前说话越来越随便,王哥也不叫了,改叫小东同志。

  这让王小东心里十分腻歪。

  只是嘴上却不太好说,毕竟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

  上次他可是拿了五根小黄鱼。

  这次又是闫解放主导,真要再成功,他都有点担心,闫解放要把他挤下去。

  可现在搞砸,让他当众落井下石,又让在场这些人怎么想?

  就在王小东左右为难时,旁边的杨志功又冒出来,大喊一声:“王哥,我们都让闫解放这孙子给骗啦!”

  一帮半大小子,平时咋咋呼呼的一哄而上,真到关键时候,就都没主意。

  尤其看到闫解放的惨样,还有被扭个对弯的铁管,心里更慌。

  再加上这几天杨志功跟刘光福散出去不少烟,买了不少人缘,立即有人响应。

  其实更主要的是,闫解放得意忘形。

  见天儿以功臣自居,拿大伙儿得了小黄鱼说事儿。

  一回两回大家念着你的好儿,次数多了谁听着都烦。

  王小东长出一口气,感激的瞅一眼杨志功。

  这个台阶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现在可不是他对不起闫解放,而是大伙儿的呼声。

  王小东把心一横,喝道:“没错~我们都被闫解放给骗了……”

  这时闫解放缓过劲,刚忍着疼痛爬起来,却听到这一声,顿时懵逼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疼痛,有点反应迟钝的大脑一下子冒出一连串问题。

  紧跟着就被两个人上来,一左一右把他押住。

  闫解放这才回过神来,大叫道:“哎~放开我,你们抓我干啥,我……呜呜~”

  却是王小东怕他乱说话,拿着一块破布就把他嘴给堵上了。

  与此同时,在月亮门外边,傻柱跟一大爷的身后,已经聚了二十多个老爷们儿。

  原先在前边看热闹的老娘们儿都被挤了出去。

  不少人手里还拿着铁锹、门栓、擀面杖,一个个的,气势汹汹。

  在后院里边,刘海忠也从家出来,站到许大茂和刘光天这边。

  到了现在,外边来这帮人彻底被堵在里头了。

  王小东也没了别的念想,干脆叫人把闫解放五花大绑,然后跟杜飞道:“同志,今天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搞出这么大的误会,都是我们错了。”

  杜飞面无表情,冲被绑起来的闫解放努努嘴:“那他呢?”

  王小东心领神会,立即道:“这种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人,必须得到应有的教训。”

  杜飞咧嘴一笑,走过去拍拍王小东,稍微低声道:“我听说他要打断我的腿,是不是有这个事儿?”

  王小东一愣,之前他们一帮人躲在一起,天天抽烟喝酒,倒是的确听过,闫解放叫嚣着,要把杜飞的腿给打折。

  可是这种话,杜飞怎么知道的?难道有人通风报信?

  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

  闫解放说没说过不重要,关键是‘腿打折’这仨字。

  “这……”王小东原本他盘算,把闫解放绑了,就坡下驴,赶紧溜了。

  等到了外边,再把闫解放给放了。

  至于杜飞这边,以后不来招惹也就罢了。

  却没想到,杜飞笑呵呵的,竟然这么阴险,逼他把闫解放的腿打断了。

  真要听了杜飞的,这可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杜飞忽然道:“王小东……”

  王小东一愣,他到现在还没报过名号,对方怎么知道他叫什么?

  杜飞似笑非笑道:“你爸叫王猛,在什刹海体校上班,你妈姓孟,你还有俩弟弟,一个妹妹。”

  王小东脸色难看,这绝对是信息碾压,他们的情况人家全都门儿清。

  这才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杜飞轻哼一声,最后道:“你爷爷叫王长贵,道上人称七爷……”

  王小东喉咙发干,下意识咽口吐沫。

  他从没跟人透露过他爷爷的情况。

  其实从打当初,让刘光福跟杨志功混进这帮人里边,老杨那边就仔细调查过。

  这一查不要紧,竟发现王小东就是王七爷三儿子家的。

  而这位王七爷,是京城道上一位老字号的人物。

  老杨知道对方不好惹,立即就报告了杜飞。

  杜飞一听,对号入座。

  前边跟周鹏,遇上雷老六,恰好提到过这位王七爷。

  这路人物,老杨虽然忌惮,杜飞却不怕他。

  尤其现在这时候,让人知道王七爷的根脚,被绑的怕就不是闫解放,而要换成他王小东了。

  想到这里,王小东愈发觉着面前的人深不可测。

  再看看月亮门那堵着的人,他也把心一横。

  伸手从旁边的人手里拿过一条木棒,冲着闫解放就去。

  杜飞却淡淡道:“别在这儿,我这人心善,听不得人惨叫,到外边,弄远点。”

  王小东差点打个趔趄。

  嘴里“哎”了一声,心说你特么心善,我们这帮人都成菩萨了。

  无奈形势比人强,捏鼻子也得认。

  咬了咬牙,一挥手道:“我们走~”

  到这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院里这帮人。

  虽然来了不少,但谁也不愿真发生冲突。

  自个挨打了不值当,万一把人给打坏了,也是个大麻烦。

  王小东这边的十几个人,则是暗暗庆幸。

  不少人临走还看了一眼,那根差点被杜飞掰成圆环的铁管,心里仍有些后怕。

  但到了月亮门,一大爺瞅了一眼闫解放,卻皱了皱眉,沉声道:“闫解放也是我们院儿的。”

  走在前邊的王小东一愣,回头看向杜飞。

  杜飞微微皱眉,随即便明白了一大爷的意思。

  身为院里的一大爷,这句话易中海必须说给大家听,否则事后肯定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杜飞道:“一大爷,闫解放心术不正,带外人来院里闹事,已经不算咱们院儿的。”

  果然,易中海点点头,没再多说别的,示意大伙儿让开。

  一帮人立即带着闫解放,跟丧家犬似的逃也出去。

  等到前院。

  三大妈还在垂花门旁边探头缩腦,忽然看见一帮人出来,还被吓了一跳。

  闫解放被夹在当间,她也没太看清。

  直至众人从垂花门出来,她才哎呀一声,瞧见闫解放。

  “解放~”三大妈叫了一声。

  还没想明白,他们不都是一伙儿的吗?怎么把闫解放给绑了?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人群已经涌出了四合院的大门。

  三大妈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回家叫道:“老头子,不好啦……”

  与此同时,在后院这头。

  杜飞站在院里,对赶过来帮忙的众人高声道谢。

  大部分人议论纷纷,各自散了。

  剩下一大爷、二大爷、许大茂、傻柱几个人凑上来,问究竟怎么回事。

  刚才乱哄哄的,他们也没闹清楚,只看出来是闫解放搞的鬼。

  秦淮茹也十分担心,谢天谢地好在杜飞没事儿。

  杜飞简单解释一下,也是半真半假。

  众人听完,一起骂闫解放不是东西。

  只有傻柱的关注点不在这上。

  走过去伸手把那根被杜飞掰弯的铁管捡起来,双手往外拉,使了半天劲,也只拉开一点。

  不由得叫道:“嘿~我说兄弟,你这啥时候练出来的?原先都没见你练过呀?”

  杜飞笑道:“我净上学了,哪有功夫熬练力气,大概天生的吧~”

  傻柱“我艹”一声:“兄弟,那你这是天生神力呀!搁古代那可就是项羽、李元霸一样的猛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