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神秘命令

听书 - 重生笔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陈柄炎的话,林宇自然不会照单全收。

但是,那条不知何处而来的命令,也的确成为他心头的一根刺。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试探一下张厅长,看看命令的事其是否知情。

想到这里,林宇直接来到走廊,给张厅长去了个电话。

“陈柄炎说什么了?”

“他说我父亲曾经接到过一道命令……”

林宇没有隐瞒,他决定用最刺激的方法引张厅长说实话。

“你是说那条让你们全队强行进入仓库的命令吗?”

“是的……”

张厅长的直言不讳,让林宇稍松一口气。

林宇相信若非问心无愧,他一定不会如此快地承认命令的存在。

“那条命令不是厅里下达的,但是……”

“但是”两个字,让林宇的心不由得一紧:

“但是什么?”

“但是我们在清理你父亲遗体时,在他的手机上发现了那条命令,是以老陈的名义命令他进仓库。”

“陈局长?”

林宇没想到这事居然会牵扯到陈局长身上,他差点脱口问出这事与陈局长是否有关。

但仔细一想,他又没有开口。

因为,若事情真是陈局长做的,那陈局长早就不知道被流放到哪里去了,怎么可能还继续好好地当着局长?

“后来,内部调查局找老陈聊过不下十次,最终得出结论,命令真不是他下的,恐怕那条命令中另有隐情。”

林宇眉头簇成一团,他本以为命令的事是陈柄炎臆想,结果却确有其事。

“我父亲是用警备局的系统收到的命令?”

“是的。”

张厅长叹了口气:

“事后,我让技术局调查命令的来源,但技术局表示来源一定是老陈的账号,所以最终判定是老陈账号被入侵,然后将账号销毁后,重新给他注册了一个……”

“销毁?”

林宇听到这两个字如遭雷击:

“岂不是证据全都没有了?”

“为了警备系统的安全,这是不得已的事。”

林宇听罢,也只能表示理解。

毕竟,账号消失也是既成事实,若保留一个被入侵过的账号对警备系统来说也确实是个隐患。

“那我父亲的账号以及那条假命令都还在吗?”

“这些都在。”

林宇问这问题,除了了解情况外,也是对张厅长和警备厅态度的一种试探。

如果连他父亲的账号都被以安全为由销毁,恐怕厅里内部真有问题。

如今证据还在,让林宇逐渐相信张厅长刚刚给出的理由。

“行。

这些事我已经清楚,我再去问陈警官两句,看看有没有更多的线索。”

林宇挂断电话,回到病房。

陈柄炎此时正目光灼灼地看着门口,显然是对能再次见到“林毅”感到兴奋。

“林队,我以为你走了。

我记得我回来后,厅里已经确认你牺牲的消息。

我现在能看到你是不是证明我也要死了?

死了也好,我身上罪孽深重,死了干净!”

“罪孽,你有什么罪孽?”

“明明知道是乱命,没有提醒你,这是罪一;临阵脱逃,这是罪二;回来以后,装疯卖傻,这是罪三。

有这三条罪,还不够我死一次的吗?”

“装疯卖傻?你没有疯?”

“没有……”

陈柄炎的话,让林宇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门口,然后踱回门边:

“你们在外面守着,没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这不合适吧?

张厅长交代……”

“我事后自会向张厅长说明情况,现在请你们不要打扰我。”

那几名警官非常无奈,只能在门口守着。

毕竟,林宇不是犯人,甚至是张厅长器重的人,他们犯不着和林宇较劲。

万一以后林宇有机会上位,他们这些人还不得白白遭殃?

为防万一,林宇看准房间内摄像头的位置,然后从一个能避开监视的方向取出笔记本,写上一行字:

“你真的是装疯?”

然后,他将本子递给陈柄炎。

陈柄炎一把将本子拍开:

“没事,疯子的话谁会信?

而且张老板为了和我对话不被泄露出去,因此没有在房间里装监听设备。

你想说话可以放心大胆地说。”

林宇四下看了一阵,这才找张椅子坐下:

“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把我认成林毅……”

“你是林宇,这几年长大不少。

虽然你整过容,但我还能看出你的模样。

当然,能看出来的原因也在于张老板告诉我你还活着,而且整过容换了身份。

从我知道你没死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期待和你见面。”

“我是说为什么我明明都改头换面了,你还能把我认错成我父亲,原来是装的……”

“主要是我猜到能来见我的人,除了张老板就只有你,其他人张老板可不会放心大胆地送到这里来跟我见面。”

林宇点头,然后又压低声音:

“你是不是看到那个元凶,肩膀特别宽,脑袋很大,上半身非常魁梧,不像个正常人类?”

“对,他是个怪物。

可是,张老板不信,非说我是凭空臆想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怪物的事,他一直把我当个疯子。”

“不过我觉得很奇怪,我和张厅长一样,也觉得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不可能存在。

但为什么那人会长得如此奇葩呢?”

“不一定是长……”

经陈柄炎提醒,林宇的脑海里一道灵光突然闪过:

“也可以是穿!”

“对,不过我更好奇,他为什么要穿成那样。

总不能是某种癖好……”

林宇听着陈柄烟的话,脑海里记忆中那个奇怪的黑影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见过类似的影子,但越是用力去想,却越难以捕捉到那丝灵感。

思虑许久,他最终还是选择暂时放弃:

“算了,我先回厅里跟张厅长汇报去了。

你放心,你没疯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说了也没关系。

我不信张老板看不出我装疯……”

“可是他却因为你装疯,无法让你说的话成为证据而苦恼。”

“不,他苦恼的并不是这个。

他真正苦恼的是一直没有捕捉到和盛当年派驻江城的人是谁。

虽然捣毁和盛等于破案,但他始终心有不甘。

我想,你也应该有相同的想法吧?

毕竟,抓住仇人和抓住仇人的同事老板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