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江城新客

听书 - 重生笔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天阴细雨绵,愁云遮青天。

清晨,天色暗沉。

江城市殡仪馆天元厅内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大厅两侧叠放的花圈无不昭示着厅前两张彩色照片中身着警服的一壮一少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只是在黑绸、白菊、绢花和挽联的映衬下,照片中人脸上的微笑显得无力且苍白。

六点三十分,在司仪的邀请下,江城市警备局陈局长颤抖的声音在天元厅内回荡:

“各位同僚,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聚集在江城市殡仪馆悼念我们的好战友,原江城市警备局刑侦队副队长林毅。

同时,我们亦满怀悲伤之情,悼念与他一同牺牲的实习警官,也是他的爱子林于……”

陈局长的声音传到顾峰耳朵里时已变得空灵。

站在第一排的他,满眼尽是两具透明水晶棺的倒影。

一具棺中躺着他昔日的战友林毅,而另一具却只放着一副衣冠!

“林于,你在哪里……”

他喃喃自语,恍惚间眼前又浮现出龙江的水面。

他依稀记得那日无风,浪并不大,残留血迹被江水稀释成点点红晕,触目惊心!

那日,法医科科长姚洛彻夜未眠,一心只想提取被江水稀释血液中的DNA,证明它不属于林于。

可惜,这冲动中无视专业知识的想法被科学的严谨击得粉碎。

顾峰自己也亲自带着刑侦队在“四一四”恶性夺枪袭警案现场不眠不休三个昼夜,换来的只是一段苍白的无证推理:

凶手躲在暗处趁到达行动地点立足未稳的林毅不备,从藏身处冲出夺走警枪,并立刻开枪射杀林毅。

林于见状想反抗,却也遭枪击。受伤的他一面通过对讲向指挥中心汇报遇袭事件并求援,一面躲避凶手追杀,最终在龙江边因失血过多失去行动能力坠江下落不明,在警方打捞三日无果后被宣告牺牲……

“老顾,我知道你和林毅还有林于是好搭档,他们的牺牲对你打击很大。

但是你别太难过,你是刑侦队长,若你都不振作,刑侦队其他人还怎么振作?”

陈局长的苦口婆心把顾峰拉回现实,此时的天元厅已近空空荡荡,连两具水晶棺也失去踪影,仅有两侧的花圈尚未被完全清理干净,依稀还保留着追悼过程中的模样。

“陈局长……”

“嗯?”

“我还清楚地记得林于行动前离开办公室时的背影……”

“嗯……”

“他还会回来的,对吗?”

“顾峰……人死不能复生!”

“若他没死呢?”

陈局长呆滞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唉,若他没死……或许……能回来吧……”

……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局新来的顾问,林宇。

他是京城警校毕业的高材生,在京城市局和厅里都呆过,办案经验比我们之中某些同僚还要丰富。

这次厅里派他来,一方面是希望他协助调研江城这边的刑侦工作发展情况,另一方面也是……”

“行了,陈局长。

不就是因为江大的案子久攻不克,厅里急了,所以派个人来监军嘛!

何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顾峰!你怎么说话的?”

台上正在介绍林宇来历的陈局长被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你不要面子,江城市局还要!”

“行行行,您当我不存在,您接着说!”

顾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双手撑着自己的头,以一副极不恭敬的模样,如一根鱼刺般把陈局长接下来的所有话全给堵在了喉咙口,进退不得。

“不好意思,林警官,顾峰他……”

“顾队长嘛,我听说过。

江城市局的一把利刃,龙州警界的侦查神手,人称龙州探王。

久仰大名。”

“你听说过我?”顾峰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仅听说过,还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成见。”

“哦?”

林宇这话,总算引起了顾峰的兴趣。

他抬眼朝林宇看去,却意外的发现,林宇正背对着自己盯着墙上的江城地图出神,主席台前射灯照在林宇身前,使他化作一道剪影,与一个正向阳而行之人的背影几乎一般无二。

这道剪影逐渐与三年前的那道远去的背影合二为一,轮廓变得清晰起来。

“林宇……林于?!”

顾峰惊呼出声,连滚带爬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可是,他这般大的动静使林宇忍不住回过头,等林宇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顿时觉得怅然若失:

“你不是……林于?”

“我不是林于,我是林宇。

顾队长,你是想起三年前在‘四一四’案里牺牲的林于警官了?

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他的死是事实,怪厅里不肯花功夫把他找回来。

所以,你一听我是从厅里来的,自然心生芥蒂。”

“没有……”

作为一名市局的警官,对厅里有意见那是万万不能承认的。

这点觉悟,顾峰还有。

“没关系。

我不是厅里的领导,只是一个小小的顾问而已。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林宇来到顾峰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顾峰虽然不情愿,但也不至于连在握手这种事上都要给一个年轻后辈难堪。

因此,他还是伸手和林宇紧紧握在了一起。

见顾峰的情绪好转了些,林宇笑道:

“顾队长深明大义,让我钦佩不已。

至于你说的那个过去半个月却仍未侦破江大抛尸案,也的确是厅里派我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我不是来监军的,而是来协助调查的。

希望我的一些小小的意见,能帮得上贵局一些忙。”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林宇把话说得如此客气,顾峰自然也不好驳他的面子。

这场差点被他掀了摊子的闹剧,就被林宇如此轻松化解。

这次会议在陈局长介绍完林宇后,又进行了半小时。

其主要内容,是对江大案件调查状况的总结。

会毕,林宇与顾峰已从水火不相容升温到已可正常多说上几句的状态。

甚至在外人眼里,顾峰与林宇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许微妙,一向眼高于顶的顾峰竟像是在“巴结”林宇一般,让人大跌眼镜。

刚刚见证了顾峰全部变化过程的陈局长,盯着两人的背影,下巴都快落到了地上。

等两人走远,他立刻转身进了电梯,迅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关上了门。

毛玻璃幕墙上隐隐透出他的身影,似乎拿起了电话。

隔音的幕墙未能让一丝声音传出来……

……

一小时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江城大学东校区老仓库,林宇和顾峰拉开已经挂了半个月都有些褪色了的蓝白警戒线,进入了警方设置的禁区。

顾峰带林宇进入仓库内,然后指着一根沾着些暗红颜色的柱子道:

“尸体就是在那里被发现的,被发现时已经高度腐烂,据法医估计,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一个月了。

现场除了地上留下的与尸体衣物一致的纤维,显示疑似有人在此拖拽过尸体外,什么痕迹都没出现。

这些拖拽痕迹使我们初步判定这里是抛尸的第二现场。

至于第一现场在哪里,我们目前还未查出任何头绪。

根据尸体的骨龄判断,死者20岁,极有可能是江大学生。

但是,校方表示近两个月,学校根本没有师生失踪。

我们也调查了外校学生进入江大的记录,同样也没有发现谁在进入学校后消失不见。

这导致目前查了大半个月,我们连死者是谁都没弄清楚。

由于尸体腐烂得不成人形,法医最终也只能根据死者颈上的缢沟勉强检出死者死于缢死,并且通过其他部位未发现明显伤痕这一点判断,这条缢沟就是绝对致命伤。

但是,无论是法医还是鉴证,目前都无法获取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杀死死者的那条绳索到底是什么样子,更别提协助我们刑侦队找到凶器了。

总之,我们忙活了半个月,死者是谁,凶器在哪儿,谁有可能是嫌疑人,动机是什么这些破案的关键信息,我们一样也没得到……”

顾峰越说越懊恼,说到最后,声音已低不可闻,脑袋都埋在了胸口。

对他这个“探王”而言,这个缺证少据的案子成了奇耻大辱!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线,还请多多支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