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从前有座西行寺

听书 - 一拳神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太平县郊有座山,山上有座西行寺。

三年前,西行寺来了一位小和尚。

小和尚长得极为英俊,英俊到寺里的香火钱从他到来后,跟以前比每个月都翻了好几倍。

十里八乡的姑娘们抢着来上香,只为了偷偷看这位小和尚一眼。

夏日里,西行寺内花团锦簇,各种鲜花竞相怒放。

“师父,您找我?”

殿前老树下,有两个蒲团,蒲团中放着一张茶桌,茶桌上除了茶具,还有一部摊开的经书。

师父三葬禅师早已盘膝坐下,等着徒儿的到来。

一袭素色僧袍的沈不渡来到三葬禅师面前,双手合十躬身施礼,一副谦恭的模样。

由不得他不恭敬,沈不渡穿越到这个妖魔横行的仙侠世界时,他穿越的身体已经是濒死状态。

师父不仅救了他的命,把他从昏迷中捡了回来,还教授给他一门顶厉害的拳法,给予了他在这个可怖世界里安身立命的微弱资本。

“不渡,今日练完拳了?”

“谨遵师父教导,三年来日日练习不敢荒废。”

“嗯,不错。”

三葬禅师保养的极好地白胖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继续缓缓说道。

“山下四十里外陈家村的香客陈家老二家里,最近遇到了些比较诡异的事情,疑似是邪祟作祟。

你已练拳三年,终日闭门造车也难有所实战,该下山去历练一番了。”

沈不渡看着头顶漆黑的仿佛黑洞一般,却偏偏散发着诡异光芒的太阳,以及太阳旁边隐没着淡淡血色的月亮,心里稍稍有些打鼓。

武周王朝,日月当空!

世界这么可怕,自己如此弱小,万一驱邪不成被妖魔鬼怪给吃了可怎么办?

“师父...”

三葬禅师看出了弟子的忐忑,指出了最关键的问题:“陈财主家献上了一千文的香油钱,这件事情你要当成佛祖对你的考验,明白了吗?”

面对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沈不渡挺直了腰杆。

“弟子明白!”

“嗯,你便代表西行寺前去吧,记住,切勿堕了本寺第一代弟子的威名。”

本寺的第一代弟子,好像现在就我一个人吧?

似是感受到了沈不渡内心的吐槽,三葬禅师端着茶汤的手定在了半空中。

他冲着眼前茶桌上的茶宠小石猴看了一眼,轻咳道。

“你大师兄还在这呢,想当年...”

在师父进入能持续数个时辰的絮叨模式之前,沈不渡果断起身告辞。

看着勇敢地向山下走去的弟子,三葬禅师的目光里露出了追忆往昔的缅怀神情。

最终,都化为了一声长叹。

“悟空,多喝热水。”

热茶汤浇在茶宠小石猴的身上,小石猴似乎微不可查地产生了一点变化。

沈不渡有一点点路痴的属性,但是这不耽误他顺利找到目的地,也就是离寺庙有段不短距离的陈家村。

一位僧袍布履的少年,很快来到了村子口的木桥。

水中藻荇交横,几朵早开的荷花出淤泥而生,一道十几步的木桥“吱呀吱呀”地硬是走出了惊心动魄的感觉。

“么娃,别往井边去!”

村口枝叶茂密的树下,正有一位老翁看着孙子。

孙子正贪凉,靠着水井试图消消暑,忙撑着膝盖从胡床上站起来,拿着自己编的扇子作势欲打。

“哎呀阿爷,我太热了。”

老翁板起脸教训道:“陈老财家都闹了鬼了,你怎晓得这井里没有吃小娃娃的水鬼?”

梳着冲天辫的小娃娃登时就老实了,乖乖地跟着爷爷回到大树底下,坐着已经捂热乎的胡床发呆。

沈不渡上前行了一礼,问道:“阿翁,小僧有礼了,请问陈财主家在何处?”

老翁抬起浑浊的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后生,顿时微微一惊。

世间竟有这等美男子?

剑眉星目,鼻梁直挺,嘴唇薄而红润,肤色白皙细腻如瓷器般光滑,身姿挺拔,气质超尘。

老翁忽然觉得,说书人嘴里的掷果盈车、看杀卫阶,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便是再往前数数,大周、大唐、大隋,到了北周北齐的时代,恐怕这小和尚也能与兰陵王高长恭一较高下了。

老翁回过神来,笑呵呵地伸手指道:“从这里往前走,到了岔口右拐进最深处便是了。”

“谢谢阿翁。”

村里路边人家的篱笆旁,一朵娇俏的小红花冒失地探出了头。

不知是不是那边太热的缘故,小红花除了沾了些陈露,便再未获取水分,此时在烈日的暴晒下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沈不渡拔开葫芦的木塞,略略润了几滴水给花下的泥土,随后转身继续前行。

到了老翁所指的尽头,十数间瓦房被围成了一个院子,已然是陈家村里最气派的存在了。

一名容貌艳丽的少妇,正在追着“咯咯咯”直叫唤的大公鸡满院跑。

“你给我停下!”

大公鸡哪肯听她的,扑腾着翅膀摔落几根鸡毛扬长而去,缩在犬舍里愣是不出来了。

见院门口站着一位极俊俏的小和尚,用小臂上衣袖擦着汗的少妇歉意地一笑。

她隔着院门问道:“敢问这位小师父有何贵干?”

“女施主,小僧乃是西行寺的僧人,法号不渡,陈家老大请我来驱邪。”

本是和颜悦色的少妇,听了来客的名头,却多少有些不悦了起来。

但少妇看在小和尚这张怎么都厌恶不起来的脸上,还是维持着客气的笑容,将沈不渡请进院里。

听了院门的动静,便有一位长衫年轻人迎了上来。

“之才,你带这位小师父先坐坐,让仆人上茶汤。”

沈不渡微微一愣,他原以为这姿容艳丽的少妇是陈家的儿媳,如今听这命令的口吻倒是不太像,年龄也不太对的上。

两人行礼,略作寒暄后,陈老财的二儿子陈之才便带沈不渡进了屋中。

陈之才也就是请西行寺派人来的陈家老二,对于少妇神态的微妙变化,倒是颇为尴尬,因为他很清楚这种态度的变化由何而来。

待从外堂进了内堂,沈不渡方才发现,内堂中竟是停着一口棺材。

见沈不渡有些疑惑,陈之才一番细细解释,方才让他明白过来。

陈家是陈家村最大的土财主,是因为祖辈是参与过北征巫国的老卒,在军功授田的政令下分了不少的田,而随着武周女帝代唐,均田制和府兵制都开始逐渐崩坏,土地兼并愈演愈烈。

到了如今,村里的地有七成都是他家的,但陈老财乐善好施,在乡间的名声倒也不错。

前些年陈老财的结发妻子,也就是陈家老大和老二的母亲,患病离世了。

陈老财又娶了一名续弦,便是沈不渡刚刚见到的那位少妇。

本来经过陈老财的辛勤耕耘,那位少妇之前也有了喜,可不知怎地,却意外地小产了。

然后陈家便开始有了种种诡异的事件发生,一开始尚且只是东西被移动、听到奇怪的声响。

可昨日,陈老财却意外暴毙了,还是自己吊死自己的!

这下事情闹大了,陈家人心惶惶。

好在这个世界虽然妖魔鬼怪横行,但也有修行之人,于是陈家连忙花钱去请修行者。

陈家老二便就近请了西行寺,住持三葬禅师把沈不渡派了过来。

而不知是出于竞争还是不信任,陈家老大亲自跑了十多里地,去太平县里请真武宗分部的道士前来。

沈不渡大概了解了情况,而说话间,天色却逐渐地暗了下来。

苍穹中黑洞一般的太阳渐渐隐没,而原先只有淡淡血色的月亮,红光大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