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隐居十万年,后代请我出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954章目标竟然是老祖?!

被困在山洞里面这些天,无论是陈长风意识模糊还是清醒的时候,都能够听到一些吼叫的声音。

不是人的吼声,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吼声。

而且一听吼声,基本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动物的体积还不小。

陈长风基本也可以判断出来,这就是死亡深渊下面的环境了。

峡谷非常的大且长,之前陈长风站立在空中往下面看的时候,死亡深渊就在灵质界域上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伤疤一样。

只是可惜,这个伤疤永远不会愈合。

下面陈长风不清楚但是陈长风多多少少也清楚上面的环境,这种动物的吼叫声,虽然遥远但是又仿佛是近在眼前,上面是没有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动物的。

那就只有是下面了。

所以当那个黑影飞来的时候,陈长风下意识的瞳孔一紧。

他担心是从下面上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是什么未知,危险程度未知,陈长风现在被捆绑着,身上的灵力虽然因为离开了迷药在慢慢的恢复,但是整个身体几乎也是瘫软无力的。

下意识的想要叫那白衣女子离开不要被伤着,因为她如果死了,那陈长风也活不了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黑影竟然倒挂在了洞口上,然后咿呀呀的叫了几声。

陈长风眨眨眼,然后看着倒挂在上面的黑色东西。

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山洞里面的光线也非常的羸弱,陈长风只能够模糊的看着这像是一个蝙蝠。

但是蝙蝠也没有这么大的吧?

迷药的效果对陈长风的脑子也有一定的迷惑作用,一时之间陈长风也忘记了,在这个世界当中,这么大的蝙蝠其实不难见,只不过是灵质界域里面没有而已。

看着那个东西咿呀呀叫了几声,白衣女子扭身一下,应该是在看着陈长风。

而后,白衣女子开口道:“一切正常,等待师父来临。”

陈长风:?

一瞬间陈长风头脑炸开了,她刚刚好像是在和那个蝙蝠说话?

这有一些颠覆了陈长风的认知了,但是眼前之人,陈长风又觉得,是不是不太可能?

世界之内有灵宠的人多了,灵宠的类型也五花八门的,陈长风之前就见过还有人使用蚂蚁当灵宠。

不过那蚂蚁不是普通的蚂蚁,是烈焰火蚁,不但通体都是红色的,就连体积也和手掌差不多。

只是无论是什么灵宠,陈长风之前都认为他们说的话主人是听不懂的。

但是白衣女子表现的却好像是真的在和这个蝙蝠对话。

本能的不相信,但是白衣女子又不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在陈长风惊讶的眼神当中,白衣女子转过身重新的背对着陈长风。

而后那一只蝙蝠便消失在了山洞当中。

陈长风看的惊讶,不过也没有询问什么。

只是冥冥当中觉得,今天不会是一个好天。

原本陈长风以为白衣女子会重新将自己给晕倒,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蝙蝠走了之后,白衣女子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而陈长风坐了许久之后,还是没有能够忍住,询问了一声白衣女子:“你师父要来?”

白衣女子并不答话。

“你师父是什么人?是这次主谋要抓我的人吗?”

陈长风知道这些话白衣女子自然是不可能告诉陈长风,只是他想要询问,万一她回答了呢?

之前陈长风坚持询问,白衣女子总会回答几句的。

但是这一次无论陈长风怎么坚持询问,白衣女子却是一句话都不回答了。

看着眼前白色的背影,陈长风识相的也不在询问了。

大约过了有半盏茶的时间,陈长风顿时间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大风席卷而来了。

声音、光影,虽然说陈长风没有感受到这一股强大的风力,但是陈长风从这两者来看,便知道这股风有多么的大。

如果说外面的那些是普通树木的话,只怕十棵有五棵都要被连根拔起了。

陈长风想着。

大风只有猛然之间的一阵,陈长风甚至怀疑是不是只有一息之间。

但是他还没有生出来怀疑这个风到底是什么造成的,他便感觉到,有人下来死亡深渊了。

不是陈长风感知能力强大,只是因为这一股气息实在是太过于逼人了。

骤然间陈长风仅仅的盯着外面的山洞,而白衣女子也从刚刚在山洞的正前方站着,然后往旁边退开了几步。

只有仅仅几息的时间,山洞的洞口之处便出现了一个人。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黑色的东西,陈长风认为大概是刚刚的那一只蝙蝠。

这个人和白衣女子不同,她身穿着一身妖艳的红衣,气势庞大,脸上带着面纱,虽然说将整个脸都遮了起来,但是却也不和那个白衣女子一样直接戴了一个看着就让认觉得沉重的大帽子。

红衣女子脸上的面纱也很轻薄,虽然说看不清楚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朦胧之间陈长风可以确定,这个女子长相非常的俊美。

不过陈长风现在全是就只有防备。

那红衣女子落地之后,眼神盯着陈长风,陈长风可以感觉的出来她在盯着自己,并且,陈长风觉得她还在看着陈长风笑着。

“师父。”

白衣女子弯腰行礼。

红衣女子并没有看她,只道:“去吧。”

只有这短短的两个字,但是陈长风头皮就发麻了。

他非常确定,面前这个红衣女子,就是之前在他闭上眼睛之后出现在这里的人,还对着他说出来了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长大真像......’

陈长风看着眼前之人,忽然觉得有一些的恐怖。

脑海里面却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而白衣女子在接收到了红衣女子的命令之后,便飞了出去,而后一道黑影冲出了死亡深渊。

顿时间,山洞里面便只剩下了陈长风和红衣女子两人。

陈长风抿唇皱眉警惕的看着眼前之人,然而红衣女子却脚步轻松的往陈长风的面前走着。

“没想到,你睁开了眼睛之后,和他就更像了。”

她移动到陈长风的面前站立住,山洞里面灯火昏暗,但是陈长风却隔着一层薄光与一层薄纱,看到了红衣女子眼睛当中的兴奋。

“我到底和谁长的像?”陈长风冷言询问。

红衣女子一顿,而后笑道:“原来那天晚上你听到了啊?”

说着她再往前了一步,更靠近了一下陈长风。

“那你跟我说说,那一天晚上你都听到了些什么?”她意味不明的说着,但是心里面清楚,迷药的药劲儿非常的足。

即便那个时候因为受伤的伤会清醒一些,但是能够清醒到什么地步,红衣女子心里面有数。

特别是在看着陈长风的表情的时候,红衣女子便更加的笃定了,他最多也就只是听到了前面的那一句话。

陈长风抿嘴,看着薄纱之后女子的眼睛道:“你绑我到底什么目的?”

“目的嘛......”红衣女子往陈长风的面前靠近一些,轻声道:“目的当然是为了引出来一个人喽。”

“我感知到你的实力不凡,想找什么人大可以直接去找他。”

陈长风语气冰冷。

红衣女子啧啧两声,纤细的手指卷起陈长风胸前一缕头发,往手上转了转。

“悄悄,说话的语气都和他有时候很像。”

“只是不巧的是,我这个人生性就爱玩儿,就只想要用这种方法来引他出来呢。”

说话的时候红衣女子不断的往陈长风身上靠近,陈长风生理心理上都厌恶无比,皱着眉想要往后面靠,但是无奈体内还残余的有药力,根本就往后动不了。

红衣女子看透了他的心思,道:“男人性本爱色,我知道你有一个未婚妻,不过在我面前你还能往后躲,看来那女子也是倾国倾城?”

她说话并不是自大,虽然说只是一个淡淡的轮廓,但却足以让人知道这是一个长相异常美丽的女子。

但是陈长风却并不认为,冷着脸道:“她美的你自然是比不上她一分一毫。”

闻言红衣女子松开了缠绕着陈长风的头发,稍微往后面了一点,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专心的男子。

十几万年过去了,那狗东西也不知道变老变丑了没有,如果把他引出来发现老了丑了,那我就不要他了。”

说着再一次的靠近陈长风,这一次靠的更加的近了。

“反正你长的这么像他,到时候我弄一杯忘情水,你之后就只爱我一个吧。”

闻言陈长风骤然瞪着红衣女子,吼道:“你敢!

红衣女子从他耳边移开看着他,轻笑一声道:“你自己也说了,我的修为实力很强,我有什么不敢的?”

言罢之后往外面看了一眼,站直了身子,道:“我叫红瑰,你觉得这个名字好听吗?”

陈长风轻嗤一声并没有回答。

红瑰也丝毫不恼,道:“看来你并不喜欢,不过这个名字,还是那人给我取的呢。”

陈长风看她说话的语气,明显了有在怀念的意思。

不过这个时候他心里面没想什么,因为不知道为何,红瑰在靠近了他之后,他便觉得那晕乎的感觉又来了。

只不过不像是那种让人觉得立刻就受不了想要晕倒的程度,是还可以坚持一下的程度。

陈长风猜测或许是红瑰的身上有着迷药,但是或许不强,让他暂时性的还晕不了。

但是他是越来越晕,或许也支撑不了什么时候了。

红瑰就站在陈长风的面前,抱着胳膊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只是视线在陈长风的身上,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但是眼神当中却是无比的冰凉。

她应该是在等着自己晕倒,陈长风想着。

想到这一点,陈长风顿时间觉得不行。

今天和之前不一样了,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并且看着眼前之人,陈长风觉得她非常的危险,之后还不清楚要对他做什么,或者也不知道要利用他做一些什么。

电石火光之间,陈长风伸出自己的手,而后骤然往凳子上面击去。

他断指上面的伤还渗着血,迷药虽然对他身体有着疲软的作用,但是这样击中伤口,对陈长风的疼痛也势必会将陈长风从即将迷晕的情况当中给拉回来。

击中了凳子之后,陈长风果然瞬间头脑清醒。

他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一丁点儿的声音,而因为受伤的剧痛,陈长风的额头上面立即密布出来了冷汗。

半条胳膊都是麻的了,但是陈长风仍然咬着牙等着红瑰。

这边的红瑰就只是有一些的愣神,在看到陈长风用自己手上的手往凳子上面击去的时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陈长风已经咬着牙死死地等着红瑰了。

红瑰一愣,看着陈长风皱了皱眉。

而后抱着胳膊妖祸众生的笑了一下,“果然啊,不愧是他的后人,和他当年一模一样。

即便是伤害自己,也绝对不晕倒过去。”

之前陈长风昏迷的时候,陈长风脑子不清醒想不出来,现在红瑰说出来这一句话,那陈长风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或许大概,这个人的目标,是他的老祖玄天帝。

红瑰说的十几万年之前,又说了后人,那能够和这种强大且疯狂的人惹上关系的人,那就只有他的老祖玄天帝了。

并且陈长风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被劫走的时候,正是界域之主昭告天下,他的老祖入世的时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先将自己关押这么久才动手。

但是这也只是陈长风联想的,真正的事实是什么样的,还需要后续往后看。

陈长风脑海里面关于自己的一代老祖玄天帝,其实了解的不是很多,因为族谱上面对他的描写就三言两语,不足一页就记载完毕了。

但是就仅仅是这一页,就足以让老祖屹立在族谱上面永远不倒了。

这一页上全部都是老祖为陈家做的贡献,只是其中老祖在这个界域之内发生的事情,旁人一概不知。

之前陈长风也去别的界域看过同为老祖后人的宗派,那个宗派记载的关于老祖的信息非常的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单单他们家记载的这么的少。

不过对于这些陈长风向来也不太感兴趣。

但是眼前这人看着,就明显了再说,之前老祖有着很多的故事。

只是这个故事究竟是如何,陈长风也不清楚。

看着红瑰,三言两语之间,陈长风觉得她和老祖的关系不一般,只不过这其中的恩怨,不是他这个十几万年之后的后人该去参合的。

不过......他现在跟掺和了有什么两样?

但是知道事情出于老祖身上,并且现在老祖还活着,这也就给了陈长风一丝的希望。

老祖现在还活着,修为实力肯定不低,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就自己。

陈长风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不会去寻找自己的老祖来拯救自己。

这边心里面想着,陈长风另外一边还有去忍受着手上那极其痛的痛苦。

他真的都快要痛死了。

不过好在,红瑰的迷药的晕,和陈长风身体上的疼起到了一定的缓和作用,这让陈长风的脑子负荷小了很多很多。

红瑰还抱胳膊站在陈长风的面前,说完那一句话之后,她看了陈长风几息,然后道:“行吧,醒着就醒着,反正你醒着和睡着对我影响也不是很大。”

说完之后,红瑰不知道检查什么,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检查了一下。

咿呀呀!

忽然,陈长风听到了山洞外面蝙蝠的叫声。

原本陈长风也并不知道这是蝙蝠的叫声,他甚至都不知道蝙蝠竟然还会叫出生,只是在听到了刚刚白衣女子和那蝙蝠对话当中知道了这是蝙蝠的叫声。

陈长风听到了声音,下意识的往山洞的外面看着。

红瑰也往外面看了一眼,笑了一声,道:“好了,游戏开始。”

说完之后,手伸出来,一块白布出现在红瑰的手上,然后她用力的塞进了陈长风的口中。

陈长风起初摇着头不愿意,但是他怎么敌得过强大的地至尊修为级段的人?

红瑰三两下就把陈长风的嘴给堵住了,也不管陈长风怎么瞪着她,手上再一动作,一直以来连接着陈长风的凳子忽然之间消失了。

但是捆仙绳也并没有松开,在凳子消失的一瞬间,立刻的将陈长风给捆紧了。

胳膊本来就是剧痛,再被捆仙绳直接用力的一紧,陈长风顿时间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都要被冲开了。

红瑰没有再理会陈长风,她身为女子其实本身的力量是不大的,但是奈何她的修为实力非常的强劲,这导致她提溜着陈长风,根本就不费任何的力气。

而陈长风被她提溜着来到了山洞洞口之处。

来到了山洞口,陈长风下意识的往下面看了一眼。

顿时间吸了一口气。

下面很黑很黑,看不清楚情况,还有一层类似与雾的白气附在旁边的崖壁之上。

往上看去,上面的蓝天很明显,但是陈长风却能够感受的到,他们所在的深度,或许要有个一千多米。

高度的惊讶让陈长风忽视了一下山洞的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物体,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就只是被红瑰一下子给甩到了空中。

身体凌空的一瞬间,陈长风身上也不疼了,头也不晕了。

他看见山洞旁边有一只巨大的雄鹰,鹰眼正凌厉的看着自己。

原本以为自己会掉下去,陈长风心里面都在盘算着自己的灵力这个时候能不能支撑着自己活着了。

然而下一秒,巨大的雄鹰利爪,抓住了陈长风的身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