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解道重生

听书 - 武帝归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爸爸,你醒醒……别丢下糖糖……呜呜……”

“糖糖以后保证听爸爸的话,爸爸打糖糖……糖糖保证不哭……”

是谁在他耳边哭哭啼啼的?吴白烦躁的睁开眼睛。

“爸爸醒了,爸爸醒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吴白扭头看去,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睁着乌黑明亮的眼睛怯怯的看着他,漂亮的小脸蛋上挂满了泪痕,一副想亲近他却又不敢样子。

吴白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真的成功了,真的回到了地球。

他本来就是地球人,大学毕业后跟最好的兄弟李争锋创业,他很有经商头脑,短短几年将一个小公司做成了市值几十亿的大公司。而且,他还有一个漂亮的未婚妻,堪称人生赢家。

可他拥有的一切,都在一次和李争鸣爬山的过程中,灰飞烟灭。

“吴白,你凭什么样样都比我强?你凭什么拥有静姝那么漂亮的女人?公司是我的,静姝也是我的,你给我去死吧,哈哈哈……”

李争鸣满脸狰狞,疯狂的大笑着,把他从悬崖上推了下去。

上天垂怜,他下坠的过程中被崖壁上一棵树挡了一下,竟然没死,最后被附近村子的一个女人救了。

可他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却摔断了腿,终生残疾。

那时候他心如死灰,整日酗酒,某次喝多稀里糊涂的就跟那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事后,女人怀孕了,他那时候人生已经没了什么希望,就跟女人扯了证,想着在那个小村子了却残生。

糖糖两岁的时候,那个女人发生了意外,车祸去世了。

吴白崩溃了,他的人生越发黑暗,他开始变的喜怒无常,怨天怨地,怨恨所有人,包括两岁的糖糖。

他开始赌博,酗酒,输钱了,喝多了,就拿糖糖撒气。而且因为没有赌资,还差点将糖糖卖了,那时的他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直到有一天,他被追债的毒打了一顿,加上之前喝了不少酒,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了。

可谁曾想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他死后却穿越到了武极大陆,一个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

复仇的信念让他从一个小小的武修,历经千险,数次九死一生,一步步的踏上巅峰,成为威震武极大陆的霸主,武帝。

可蓦然回首,他发现自己失去的太多了。

长生尽头是孤独,即使他威震苍穹,抬指碎星河,与天地齐寿,可身边却没有一子半女,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只能孤独的活着。

他要复仇。

他想女儿,他欠女儿的太多了,枉为人父。

所以,吴白不惜耗尽修为,舍弃一切,道解重生。

上一世,他被追债的毒打后,送到医院,就在这个时候死的。

这次,他活了。

一切恍如一场大梦。

“糖糖。”

吴白看着糖糖那细小的胳膊上的淤青,心里充满了愧疚,这些伤都是自己喝醉后打的。

如今已入秋,天气微凉,糖糖身上还穿着夏装,而且好些地方都磨破了,像个小乞丐。

糖糖怯怯的看着吴白,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

吴白心里狠狠地一揪,自己当初真不是个东西,这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怎么下得去手的?

“糖糖,过来。”

吴白有些激动,缓缓伸出手。欠女儿的,这辈子他要加倍弥补。

糖糖很害怕,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吴白俯身将她抱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虎目含泪:“糖糖,对不起。以后爸爸保证,再也不打你了。”

“爸爸不哭,糖糖不痛……”

糖糖用小手帮吴白擦着眼泪。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的护士脚步急促的走进来,看着病房里的人,焦急的说道:“请问有人是RH阴性血吗?血库告急,人命关天,请帮帮忙。事后有十万块的酬谢。”

吴白本来不打算理会的,曾为武帝的他,见惯了生死,人命关天这四个字对他造不成一点影响。但是,当听到有十万块酬谢的时候,他来了兴趣。

因为他就是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

如果没记错,他家徒四壁,兜里比脸干净,现在还欠着住院费,急需用钱。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曾经的武帝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

“你说的十万酬谢可是真的?”

护士眼神一亮,急切道:“你是RH阴性血?”

吴白微微点头。

“太好了,快跟我走。需要输血的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只要林小姐安然无恙,别说十万,以林家的财力,一百万都有可能。”

吴白抱着糖糖下床,对护士道:“走吧。”

护士转身带着一瘸一拐的吴白朝着外面走去。

吴白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同样是人,这护士却没关心一下自己现在的伤势能不能抽血?也对,一边是富家千金,一边是穷人,穷人的命自然没有那么值钱。

一路来到七楼的一间VIP病房前。

病房前站着好几个人,从他们的打扮和气质来看,非富即贵。

“李主任,找到了。他就是RH阴性血。”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瞥了一眼吴白,颐指气使的说道:“先给他验血。”

护士给吴白验完血,证明吴白身体健康,的确是RH阴性血。

“跟我进来抽血。”

李主任对吴白喊道。

吴白把糖糖放下来,叮嘱道:“糖糖,在这里乖乖等爸爸,别乱跑。”

糖糖乖巧的点点头。

“快点的,别墨迹。”医生不耐烦的催促。

吴白眼神微微一沉,但最终还是忍了,看在钱的份上。

进了病房,吴白看向病床,一个二十几岁,五官精致,但脸色过分惨白的女孩昏迷不醒的躺在病床上。

李主任拿出抽血袋,一边抽血,一边让护士给病床上的女孩输血。

一连抽了三袋。

每袋是200CC,正常人献血不能超过400CC,这说明吴白已经超量了。

吴白感觉有点头晕。

但是李主任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拿起第四个血袋。

吴白面无表情的收回胳膊,拉下衣袖,淡淡的说道:“差不多了吧。”

李主任轻飘的说道:“再抽两袋备用。”

“说道轻巧,再抽两袋,我的身体扛得住吗?”

李主任冷笑道:“你懂什么?人抽血不超过2000CC,就不会死。”

“去尼玛的,你说的是人话吗?说这话你对得起身上的白大褂吗?”

吴白眼神冰冷,富家千金的命是命,穷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作者有话说】

老作者了,质量保证,新书幼苗,请求呵护。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