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秦时罗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呼~”

风过无痕,随着虚影爆裂开来,四周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的沙尘暴只是一场幻觉。

也不能算是幻觉,只能说中看不中用,连大自然造成的沙尘暴十分之一威力都没有,只是看上去唬人,实则杀伤力没多大,不然也不至于被洛言一剑砍爆了,尽管洛言砍的点有些特殊。

有点意思……洛言缓缓收剑,看着烟消云散的楼兰守护者,心中嘀咕了一声。

所谓的楼兰守护者就是一团天地之力所化的造物,非要做个对比,其实与大司命出招时候形成的骷髅有点类似。

只是一个是内息所化,一个是天地之力所化。

至于后者形成的原因,洛言就不知晓了。

小黎看着这一幕,抬起一只素手,仿佛要挽留住一缕清风,清澈的眼眸之中有着悲伤之意浮动,低声轻语:“千年的岁月,磨灭了一切,这只是一道残念,真正的楼兰守护者已经消失了。”

若非有女神之泪保护,她也会如此。

有形无实的东西又如何能长久的存在,终究还是会烟消云散。

“呜呜~”

小貔貅趴在小黎的怀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叫了一声,舔了舔她的脸颊,似乎想借此给她一些安慰。

“我没事。”

小黎眼中的伤感消失,一抹笑容在嘴角浮现,伸手轻抚小貔貅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洛言看向了小黎,想了想,开口询问道:“若是不使用女神之泪的力量,你能长存下去吗?”

“?”

小黎有些惊讶的看着洛言,显然没想到洛言竟然能看出他的本体,莫非对方真的是女神选中的人,不然如何能知晓这些,不过也是,若非如此,对方又如何会这般在意天下人,只有女神选中的人才会如此吧。

对方的心胸与黄帝很像,都想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被洛言风评感染的小黎顿时觉得洛言无比的亲切,脑补了许多,甚至觉得洛言就是来帮助自己的。

“没有人可以一直长存,待女神之泪的力量耗尽,我也会消散。”

小黎轻抚脖颈的项梁,轻声的说道。

洛言看着小黎,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就尽量不要消耗它的力量,活着才能给这天下带来更多的东西,我需要你的帮助,天下人也需要,至于兵魔神和楼兰,交给我。

女神将你留到现在,绝对不只是为了化解楼兰的仇恨,你与我需要做的更多。”

这一刻的他,形象无比的高大,给人一种极为可靠的感觉。

小黎看着洛言,一时间无言以对,洛言说的好有道理。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焱妃大司命等人则是沉默不语,对于两人聊的东西,只感觉在听天书,完全插不上嘴。

她们与洛言也算是知根知底了,可依旧看不懂洛言说些什么,大司命甚至觉得洛言在忽悠眼前这个少女。

不得不说,大司命看人很准。

焱妃虽然知道一些东西,可终究不知道原著剧情,了解程度自然不如洛言这般透彻。

就在两人闲扯的这一会儿,前方的流沙突然崩塌出一个巨大的深渊,似乎随着楼兰守护者的力量消散,流沙也失去了阻挡的力量,被三只破土三郎給挖塌了。

凭借过人的感知,洛言甚至能听到下方水流的声音。

这显然就是小黎所言的地底暗流,也是指引众人前方楼兰的路线。

很快秦军便是动了起来。

大量的三丈翼蝠飞入其中,开始探寻起前方的道路。

楼兰近在咫尺。

。。。。。。。。。。。

楼兰。

传说中的楼兰,谁也不知道,它处于的地方是如此的景色优美俊秀,甚至可以用仙境来形容,四周有着山脉坏绕,形成一处人间仙境,而这些山脉便是天然的屏障,阻隔了外界的沙漠,再加上四周的流沙掩盖,外人根本难以进入。

不过此处的祥和与平静,在今日被彻底打破了。

数千名身穿黑甲的秦国精锐宛如黑压压的蝗虫一般闯入了这片仙境,只是短短的时间,便是直接瓦解这处人间仙境的守卫,那些身着华丽甲胃的楼兰侍卫,面对如狼似虎的秦军,就和老鼠见了猫一般,毫无抵抗之力,直接被平推了。

甚至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洛言看着这些迅速投降的楼兰侍卫,轻声的评价道。

这些连血都未曾见识过的楼兰侍卫哪里比得上秦国黑甲精锐,尤其是灭了六国之后的秦军,哪个士卒手里没沾染几条人命,对比之下,干这些楼兰护卫就和欺负小朋友一般,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不提与七国相比,就连百越与胡人都比不上。

他们生活的地方实在是太安逸了,就连基本的危机意识也没有。

公输仇轻抚胡须,那双略显兴奋的双目打量着这片人间仙境,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这里便是楼兰啊,难怪这些年一直都找不到,当真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没有正确的进入方式,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焱妃、大司命、申白研等女并未说话,只是打量着这片人间仙境,此处的景色确实极美。

可惜,面对秦国的黑甲精锐,这片安宁的画面终究还是破碎了。

小黎抱着愤愤的小貔貅,看着远处肆虐的秦军,不由得蹙眉盯着洛言,刚准备说些什么,洛言却是转头看向了她与小貔貅,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轻声的说道:“放心,不会乱杀无辜的。”

“你是要征服这里?你如此做只会加深彼此的误会和仇恨。”

小黎对洛言的感官又发生了动摇,实在是眼前这群虎狼之师太凶残了。

“比起相互理解,我更喜欢以战止战,当年黄帝与蚩尤不就是如此,有些事情单靠嘴巴说毫无用处,这里的人不会信任我们,他们只会认为我们是入侵者,就算一开始我们表明了善意,来此只是为了缓解当年蚩尤一族的仇恨,可此地的人不会相信。

尤其是涉及到兵魔神和蚩尤这些事情上面,他们只会将我们视作敌人。

最终的结果依旧是动手,比起浪费时间去折腾,倒不如一步就位,让这里的人看到彼此的差距,放弃抵抗,愿意坐下来好好谈,如此也能减少伤亡,尽量将破坏压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小黎,你要记住,和平永远不是谈出来的,没有足够的武力震慑,一切都是虚幻的。

平等、尊严都是建立在实力对等上面。

就比如此处的楼兰。

没有外敌,他们可以一直如此安稳下去,可一旦遇到敌人,此处的一切都会化作焦土。”

洛言不急不缓的说道,目光平静且坚定。

洛言的话小黎无法理解,清澈坚定的眸子也是迟疑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洛言的话,她终究只是一道执念所化,没有健全的三观,存活的意义便是化解蚩尤一族与楼兰的仇恨,解决兵魔神的隐患,哪里知道人类心思的复杂。

总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墨鸦,这边你看着,让下面人注意点,秦国是来化解仇恨,带来和平的,不是来制造仇恨和杀戮的。”

洛言不待小黎说些什么,一本正经的对着墨鸦交代道。

虽然不远处秦军杀的很起劲,但该装的样子还是需要装的。

秦军乃是正义之师!

为化解仇恨而来!

“诺!”

墨鸦拱手应道。

看到洛言如此说,小黎也不再说什么,先入为主的观念,她对洛言还是有一定的信任和好感的,觉得洛言应该不会欺骗自己,可惜她却是不知道,这世上不但漂亮的女人不可信,帅气的男人同样也不可信。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只会越来越坏。

这年头的人绝对要比上古时期的人类心眼更多,小黎如何能招架得住。

申白研清丽的眸子看着远处女神的雕塑,开口询问道:“那便是九天玄女的雕像?”

“怎么,你认识?”

洛言闻言,不由得看向了她,开口说道。

申白研微微摇头,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这女人果然知道一些东西……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申白研曾经追寻过苍龙七宿,对于上古的传说不可避免的接触了一些,这很正常,所以此番洛言带她过来便是为了探寻一些东西。

哪怕申白研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也无妨,无非多带了一个人。

其次,洛言也想用申白研试试蚩尤剑的“邪恶之力”,看看申白研宗师境的心境压不压得住。

原著里卫庄轻而易举便被蚩尤剑吞噬了心智,这有可能与长时间的寂寞有关系,毕竟盖聂“抛弃”他太狠了,不能属于正常状态。

至于会不会出现意外。

小黎又不是摆设,蚩尤剑所谓的邪恶之力,对她毫无作用。

洛言不怕出现意外。

“这是楼兰的起源,楼兰一直都是靠着龙魂存在的。”

小黎轻抚小貔貅的脑袋瓜,柔声的说道。

洛言目光微闪,莫名想到了原著里,小貔貅化作沉睡状态,随后漂浮镶嵌到了女神的头像之中,清泉自女神头像上流淌而下,水在沙漠里的意义不言而喻,楼兰之所以存在,完全是靠着龙魂的力量维持。

不过从今往后,楼兰注定要烟消云散了。

洛言可没打算将龙魂留在这里,这可是龙啊!

何况,比起沙漠中一片可有可无的人间仙境,倒不如将楼兰的人全部拉倒秦国去,他们也算是中原的后代,岂可遗留在外。

“兵魔神的封印在哪里?”

洛言看着小黎,轻声的询问道。

小黎沉吟了片刻,看着洛言,有些迟疑的说道:“你真的要开启兵魔神的封印?它的力量极为霸道,非人力所能掌控,就连当年的蚩尤也未曾将其彻底掌控,被吞噬了心智。”

“既然力量霸道不可用,那便拆了它,肢解成小物件,我之前对你所言都是真的,我想借助兵魔神的力量造福世人,而不是靠它征服什么,战争非我所愿,我骨子里还是爱好和平的。”

洛言轻声的说道。

这话听得四周的众人都是看了一眼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洛言这句话。

说洛言爱好和平没问题,可说他是战争贩子,也绝对没有说错,对于洛言的评价终究是复杂的,这厮很矛盾。

“兵魔神乃是陨落星辰所铸,其内蕴含着无穷的神力,就连当年黄帝与女神也无法彻底摧毁它。”

小黎看着洛言,提醒道。

洛言轻笑道:“那都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时境过迁,如今的兵魔神还能蕴含多少力量,若非如此,你又如何会苏醒。”

小黎这话只能忽悠忽悠别人,原著里小黎自己靠着蚩尤剑以及小貔貅便把那么大个的兵魔神给砍了,没道理洛言不能拆了它,最多花费点时间和精力。

“走吧,开启它的封印,真出了意外,我与你一同将其毁了。”

洛言继续说道。

小黎看着洛言,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选择了相信洛言。

“兵魔神的封印在最高的神殿之中。”

小黎轻声的说道。

公输仇闻言,已经耐不住寂寞的搓了搓手,笑眯眯的说道:“王爷,咱们出发吧,老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传说中的神物。”

对于公输家的人而言,兵魔神真的堪比神物,毕竟他们祖师爷也只是从其余青铜巨人身上得到了部分传承。

“走吧。”

洛言点了点头,便是带这一行人向着最高的神殿走去,沿途不少楼兰的百姓惊恐的望着他们,那无辜的小眼神,别提了,像极了宠物猫见到老鼠,怂怂的。

太平的岁月磨灭了他们的血性,让他们忘记了危险,更加不明白生存的辛苦,靠着龙魂以及女神的福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此处。

很快。

一行人便畅通无阻的抵达了神殿之中。

此刻神殿之中,大祭司正带着十几名身穿华丽金甲的楼兰护卫艰难的抵御着,怒视着这些入侵者,直到她看到洛言等人到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