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四五章 会议开始(第一更)

听书 - 漫威魔法事件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除开“吊死所有拉托维尼亚王室”的决策以外,拉托维尼亚之王的政策就没有什么值得诟病的。拥有一个明智的独裁者独裁者的好处就是所有事都不会因为短视的蠢人而耽搁片刻,萨洛蒙早就看清了拉托维尼亚身上的政治价值,并且毫不犹豫地下令公开处决,从嫡子到私生子无一例外。除开年龄太小的被萨洛蒙带着身边培养(其实是送进禁卫军改造室参与改造)或者丢给姐妹会以外,干净利落的屠杀彻底避免了随后可能会遇到的一系列麻烦,比如在某个山谷里发现“流亡在外的王室私生子”之类的荒唐事发生。拉托维尼亚没有一些竞争对手雇佣的目光呆滞的记者和一大堆愚蠢的问题,因此也没有人会在意拉托维尼亚王室被处决之后发生的事。“你这是怎么回事。”娜塔莎·罗曼诺夫伸出手指划了个圈,“你的能力?”

萨洛蒙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这是我的本质,我的灵魂,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却很少展现出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情况很快得到缓解,虽然我并不喜欢这样。”他说了句玩笑话,然后给娜塔莎倒了杯自己从胶囊咖啡机里拿出来的浓缩咖啡胶囊为原料制作的浓咖啡伏特加,适合在餐后饮用。“如果你喝多一点的话会更有体会,有时候我会觉得这种能力很惹人嫌。”

娜塔莎接过几近冻结的酒但却没有继续追问,如果萨洛蒙想说的话早就告诉她了。

“在按摩浴缸里体会吗?”

“当然,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几个小时,你可以好好休息。”

会议并没有影响到维也纳人的生活,赫尔穆特·泽莫开着车沿着14号公路从下奥地利州一路开到为维也纳,短暂休息之后他继续开着那辆用假身份租来的厢式货车,从布里吉特瑙尔桥越过人工岛多瑙岛直抵多瑙城西南部的狭小半岛,最终在布里吉特湾区停下了车。期间他没有受到任何检查与阻拦,仿佛这只是普通的一天,他知道除非他开着车越过帕普斯维塞多瑙河公园和多瑙公园,直接抵达维也纳国际中心及其周边建筑群,否则他不太可能会遇到任何安保人员——这是一辆运载办公用品的厢式货车,车窗上贴着联合国发展工业组织的通行证,而联合国发展工业组织的建筑就在维也纳国家中心旁边,同属于联合国建筑群的三分之一。

只要不遇见极为细致的搜查,赫尔穆特·泽莫驾驶的车辆就能够大摇大摆地停靠在目标地点,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遇到这种事,强大的情报能力以及调查能力让他对这次会议的安保流程的漏洞了如指掌,包括办公用品采购清单上每一支笔的价格。

联合国的采购价是市面上的两倍多,这说明这家公司的老板通过某种方式与这座建筑里的采购人员达成了协议,因此安保人员在某种程度上会对运货的司机放松警惕,这也是赫尔穆特·泽莫选择伪装目标的原因。组织发来的行动预案里甚至建议他可以在将厢式货车停放在指定地点之后,就可以去附近的Uno咖啡馆里喝上一杯热茶,后面的附录上还有详细的菜单。泽莫一直觉得写出这条建议的人是在开玩笑,直到他进行前期实地侦查的时候才发现,他真的可以在进行撤离的时候选择这条路线,并且还有时间买一杯热饮。而他将要使用的那辆逃离车辆也已经在一天以前通过某些不知名的手段被一位代驾司机开到了多瑙城教堂的停车位上,还缴纳了一大笔停车费,足够支撑到他完成任务了。

“真是贴心。”赫尔穆特·泽莫嘟囔着将那部任务使用的、正在显示停车剩余时间的手机塞进口袋,然后向门岗出示证件。此刻他并未戴上那张面具,仅仅是通过常规手段化妆来躲避监控摄像头以及安保人员的侦查。“胡贝尔生病了,今天我来顶替他上班。”他露出微笑,用流利的德语对门岗说道,“没什么好抱怨的,那个老酒鬼的钱现在归我了。”

“你有没有……好吧,别让其他人看到了。”看到萨洛蒙拿出的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证件,娜塔莎·罗曼诺夫又把话咽了下去。她瞥了眼某个因为没法拿出通行证而被驱赶出去的倒霉蛋,明白这一次华盛顿邮报是没法拿到新闻了,然而萨洛蒙却对他的恶作剧十分得意。“你打算站在哪个位置。后面还是侧面。”

萨洛蒙指着一个方向,在那个位置上可以看到会议现场的所有政要。“华盛顿邮报的摄影师在那里,等会我会去找他汇合。”他说,“华盛顿邮报总是能找到不错的位置,所以我才会和那位记者套近乎,偷走他的通行证。说实话,这个过程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有点简单。”

“你又不是真的记者。”娜塔莎·罗曼诺夫先是给某位紧张的工作人员拿来的文件上签了字,萨洛蒙也在另一份文件上签下了他冒充的那位记者的性命。“而且这里都是各国政要,这是个非常严肃的场合。”

“这是个官僚仪式,娜塔莎。而且摄影师也不知道记者是谁,他没有见过那位记者,我做过调查。”萨洛蒙耸耸肩,表现得满不在乎。娜塔莎始终没能搞明白眼前这个人的思考方式,他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被别人发现自己冒充记者身份会有什么后果,仿佛这场会议就是某种有趣的游戏。“嘿,我亲爱的朋友。”萨洛蒙突然向着某个人打招呼,“希望你不会因为这里某些人的歧视眼光感到不适。”

“当我们决定对外伪装的时候就预想过这种情况,你可以猜到,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会觉得有趣。”瓦坎达王子特查拉笑着说道。他和萨洛蒙握了握手,然后看向萨洛蒙身边的娜塔莎。“鉴于你上次在国会的表现,看得出来你很适应这种场合。”

“这都是假象,我一点也不喜欢成为焦点。”娜塔莎也和特查拉握了握手。她很早就听萨洛蒙说过他与瓦坎达王子是牛津同学,虽然和萨洛蒙相比他显得有些矮小,但特查拉依然显得风度翩翩。她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身边的萨洛蒙的存在感已经削弱到了普通人匆匆一瞥就有可能略过了地步,她甚至都没意识到萨洛蒙的身高与外貌很有可能会在国际中心引发注视,这可不是一杯咖啡伏特加以及热腾腾的水力按摩浴缸就能让她忘记的事。然而现在她的想法就只有准备好迎接来自瓦坎达人的话题——上一次史蒂夫·罗杰斯主导的任务中有几位瓦坎达人因为巧合伤亡,娜塔莎认为特查拉会出言试探她是否会履行协议,,复仇者联盟有多少人会履行协议,政府会不会试探监视复仇者联盟等问题。她虽然不喜欢特查拉话里有话的样子,但她还是准备好接受谴责。然而特查拉并没有说到那个话题,而是特意跳过了它。

“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罗曼诺夫小姐。”

“为什么?难道你不支持批准这项协议吗?”

“协议的话,我支持。但从政治角度讲,我其实不大支持这件事,两个人的效率都比这里的一百个人要高。”特查拉指着参与会议的人说道,“这份协议拖延了三年时间,我可以想象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我在牛津学习的时候就了解过官僚的行事风格,现在看来也不会有半点改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