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乱世不凡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高不凡知道杨广擅长言辞,会作诗,却不知道杨广还会作画,而且看样子还画得不错,一幅《万里江山日出图》被他画得气势磅礴,嗯,至少在高不凡这个外行看来是这样。

终于,杨广画完搁笔了,而高不凡已经在御案前站了足足半个时辰,也看着杨广画了半个时辰,虽然等的时间长了点,但并不枯燥,因为看杨广作画的确很有意思,这不是拍马屁,而是杨广此人的确挺有才的,看得出在作画方面下过苦功夫,比后世那些拿着针筒滋墨汁的所谓大师不知要强上多少百倍。

两名太监小心翼翼地把杨广这幅《万里江山日出图》抬走,而杨广净了手,又用绢帛擦干净,这才将目光落在高不凡身上,淡问道:“朕登基后便马上迁都洛阳,高郎将可知道是为何?”

高不凡本以为杨广召自来是要问安伽陀的事,又或者至少问一下自己,他的这幅画画得如何来过渡一下气氛,岂料杨广竟直接问起迁都的事,这开场白实在出乎他所料,一时间也猜不到杨广的真正意图,于是便保守地答道:“洛阳地处中原腹心,水陆交通便利,可以兼顾全国吧。”

杨广摇了摇头道:“太过笼统了些,也没有切中要害,看来高郎将只有耍小手段的小聪明,却没有治国安邦的大智慧。”

高不凡暗汗,竟然被鄙视了,不过,被杨广鄙视似乎反而是件好事,刚愎自用的杨大老板不喜欢身边有难以掌控的聪明人,所以高不凡从善如流,惭愧地道:“臣愚钝,恳请皇上指点。”

杨广淡淡地道:“朕登基之初,不惜动用两百万军民营建东都,一年之内建成,此后数年间,又陆续开通南北运河,世人都以为朕是为了享乐,不顾天下百姓疾苦,殊不知自魏晋南北朝以来,中原大地经历了数百年的分裂和混乱,我大隋虽然统一了江山,但是数百年的分裂造成民间割裂却难以愈合,特别是南北地域之间貌合神离,处处桎梏,暗流涌动。

人心不齐,又谈何统一?

朕之所以迁都洛阳,开通运河,便是要弥合南北分歧,促进整个大隋的经济文化交流,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大统一。世人不懂朕,以为朕迁都只为享乐,而修运河则是为了方便出行游玩,简直可笑之极!”

高不凡微微一震,由此看来,杨广大兴土木迁都洛阳,又不惜民力开挖南北大运河,的确有着全面的经济政治考量,并非只是为了享乐,可见杨广虽然好大喜功,却绝不是个糊涂昏君,只是步子迈得太大太急,扯到蛋了!

当然,杨广的残暴是真的,奢侈也是真的,光看他那艏极尽奢华的水殿龙舟就可见一斑了,所以被唐朝所编的史书添油加醋地抹黑并不冤!

“皇上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又岂是凡夫俗子能明白的,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懂的自然懂,不懂的解释再多也是没用,所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高不凡毫不犹豫地送出了一记香屁。

杨广愕了一下,继而目泛异彩,深深地看了高不凡一眼,淡道:“高郎将这话虽然直白,但很有意思,也有点道理。”

“皇上,臣只是粗人一个。”高不凡面不改色地道。

杨广不由哑然失笑道:“能写出《把酒问月》的粗人,朕倒是第一次见,也罢,朕就当你是粗人了,你的救驾之功,朕不赏,可有怨言?”

高不凡忙道:“臣不敢!”

杨广目光一凝:“只是不敢,那就是有了?”

高不凡直言道:“皇上赦免了高士廉,也没惩罚臣唆使越王殿下之罪,臣就当是将功折罪了,安敢还有怨言。”

杨广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嗯,高长卿你也算明事理,去吧,回到涿郡好好准备,你这一身本事会有用武之地,只要忠心为朕做事的臣子,朕从来不会亏待,封候拜相也不在话下。”

高不凡心中闪过一丝怪异,敢情杨大老板这次召自己来不是为了安伽陀,倒是要笼络自己,而且做法也相当高明,先是跟自己谈心“统一思想”,然后画大饼鼓励自己努力干活。

“谢皇上,臣必定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高不凡立即拜倒激动地道,不过却耍了个滑头,没有明确说出为了谁兢兢业业,为了谁鞠躬尽瘁,为了谁死而后已,毕竟干私活也是可以兢兢业业的,为了自己事业也是可以鞠躬尽瘁的。

杨广很满意,挥手道:“退下吧,那幅万里江山日出图便赐给你了。”

“谢皇上!”高不凡面露喜色,连忙谢恩,这次倒是发真心的欣喜,因为那幅画的确画得不错,还是杨广的手迹,很有意义,如果流传到后世,绝对比唐伯虎的真迹值钱。

杨广见状真加满意了,拍马屁的话听多了也会觉得肉麻,而臣子发自内心的认可自然更能让他感到高兴,其实,当高不凡站在那大半时辰,认真地看自己作画时,杨广便暗中留意了,发现这小子没有半点不耐烦,而且也不是装出来的认真,而是真的欣赏自己的画作。

从那一刻起,杨广觉忽然得这个经常“自作聪明”的高长卿其实并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且说高不凡从太监手中领了那幅已经晾干了的《万里江山日出图》,然后离开了皇宫,杨青若见到他安然无恙出来,不禁松了口气,目光落在前者手中的卷轴上,奇道:“为何进去了那么久?这又是什么东西?”

高不凡道:“我进去时,皇上正好在作一幅万里江山日出图,后来便赐给我了。”说完扬了扬手中的卷轴。

杨青若美眸中闪过一丝讶意,从高不凡手中拿过卷轴打开来仔细看了看,不由喜道:“的确是皇上的手迹,嗯,皇上的画技是越发的精纯老练了,气势磅礴,意景尽出。”

“青若要是喜欢便拿去吧。”高不凡大方地道。

杨青若将画纸卷起来还给高不凡,摇头道:“皇上御赐的东西又岂能胡乱送给别人的,你自己好生收好。”

“可是青若又不是别人。”高不凡笑道。

杨青若脸上微热,不过眼珠一转,又从高不凡手中把画拿了过来道:“那我替你保管着。”

高不凡暗汗,这小醋坛子估计是担心自己把这幅画拿到无垢面前献宝,所以没收了。

“皇上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把这幅画赐给你?”杨青若好奇地问。

高不凡便将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杨青若闻言不凡喜上眉梢道:“看来皇上对你这坏蛋大有改观,准备重用你了。”

杨青若是坚定的保皇派,高不凡能获得杨广的重用,她自然十分高兴。

高不凡苦笑道:“青若,有人的你时候你叫我高郎将,没人的时候能不能别叫我坏蛋?人家是好人好不!”

杨青若噗的失笑出声:“你就是个坏家伙,叫坏蛋也没错。”说着剜了某人一眼,续道:“那该叫你什么?”

高不凡剑眉一扬道:“凡哥,凡郎,凡凡,当家的都行!”

杨青若登时霞飞双颊,便要使出二指禅来,幸好这时有一队太监经过,某人才逃过了一劫。

“我以后还是叫你表字吧。”杨青若脸嫩,可叫不出凡凡、凡郎、当家的之类来,至于凡哥,她比高不凡还要大三岁。

高不凡点头道:“也好,不用当坏蛋了!”

杨青若忍俊不禁,要不是戴着面纱,保证美得让人眼晕。

“长卿,皇上没问你安伽陀的事?”杨青若又疑惑地问。

高不凡摇头道:“没问!”

杨青若不禁皱起了秀眉,安伽陀突然被人杀死在观星楼,皇上应该震怒才是,为何却像浑不在意似的?怪哉!

杨青若收回思绪,美眸看着高不眸,有点不舍地问:“你什么时候动身回涿郡?”

“还得等一些日!”

杨青若略带酸道:“也是,还有你的长孙妹妹需要安排。”

“青若,要不你也别当什么总管了,跟我回涿郡吧。”高某人发现醋坛子有打翻的趋势,立即主动转守为攻,握住杨青若的玉腕道。

杨青若把某人爪子甩掉,羞恼道:“什么叫跟你回涿郡,你当人家是你什么人。”

“自己人啊!”高不凡装傻道。

杨青若白了高不凡一眼道:“揪出镜花水月楼主之前,不可能。”

高不凡却是听出了弦外之意,急忙问道:“之后呢?”

杨青若既好气又好笑:“之后你个头,回到涿郡好好准备,皇上明年说不定又要出兵了,另外,据可靠情报得知,突厥人见大隋国内不稳,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奚人和契丹人虽然表面臣服大隋,但跟突厥更亲近一些,若是突厥人发难,奚人和契丹人有可能会倒向突厥,你在涿郡要小心防范奚人和契丹人。”

高不凡点了点头,正容道:“谢谢青若提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