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静诵黄庭三十载,石猴来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师尊,你果然会选择守护他们。”

齐道缘神情没有丝毫意外,李为的动作,他早就预料到了。

妖异的血剑,点在李为心口,却是难进分毫。

“吾已合道,你伤不了吾。”李为神情复杂地看着他:“道缘,醒来吧,回归道宗,你依旧是吾弟子。”

“师尊,你太自信了。”齐道缘冷笑一声,妖异血剑化作一道流光,破开虚空,没入李为体内。

“你……”李为惊愕,不可置信地看着齐道缘。

“师尊已经合道,师叔三百年来,怎会做无用功?”

齐道缘抽身而退:“不像师尊只想杀徒儿,徒儿和师叔,只想与师尊团聚。”

李为正要动作,血气爆发,猩红的血光绽放,充盈全身,影响心神。

魔气滔天,金光万道,双方一时间,竟是僵持下来。

一位位修行者醒来,见到这一幕,全都面色大变。

“自在天魔?”

“太上天魔?”

“怎么会有两尊天魔?”

算上之前的天魔,这次来了有三尊!

虽然这些天魔只是虚幻分身,并非本体,但修为强横,亦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敖玉也醒来了,盘坐在温孤烟雨身旁,额头隐有汗水。

佛者面露笑容,看向禅心佛子:“禅心,吾很喜欢你,何不与吾,证大自在?”

“阿弥陀佛,我佛自可得自在。”禅心佛子宣了一声佛号,双手合十,不受魔佛所惑。

“吾更看好你。”齐道缘扭头看向温孤烟雨:“吾是否该称你一声师侄?”

“祸乱太上道宗,你已犯下大错。”温孤烟雨冷声道。

“还有多久?”齐道缘忽然问道。

“魔主还能拖延半刻钟。”佛者道。

“够了。”齐道缘略一沉吟:“这三个小家伙,很特殊,若能入太上无情道,也算是不错的无情种子。”

“这猴子与自在道有缘。”佛者道。

“那大师便请他入自在道,吾请圣女和她们,入无情道。”

齐道缘轻笑一声,无情魔气缭绕虚空,压向温孤烟雨他们。

佛者分出一道魔气,席卷孙悟道。

李为周身血光滔天,不顾血气影响,道行连接天地。

一道金色屏障浮现,护住所有修行者。

虚空之中,天威浩荡,玄妙伟力,带着诸多修行者离开。

“你真的不顾自身?”齐道缘神情骤冷:“现在你顾他们,当初,为何不顾吾?吾等了你九日,足足九日!”

李为一怔,神情凄然:“当初吾只知你死讯,亦见到了你身躯碎片,未曾想到,那是骗局。”

“师尊,你护不住他们的!”齐道缘冷声道。

佛者魔气再提,对抗金光,给李为造成压力。

齐道缘再展无情魔气,虚空之中,幻化出天地众生,皆是无情冷漠面孔。

隐隐有道音相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入无情道,方为大道。”

金光带着修行者们离开,温孤烟雨看向孙悟道和苏灵:“快快出手。”

孙悟道和苏灵,同时引动体内道行。

刹那间,虚空波动,泛起涟漪。

五颜六色光芒,自两个小家伙体内绽放。

无论是金光,还是魔气,此刻接触到刹那,如同雪遇骄阳,迅速消融。

“还有高人?”

“不对,太上道主已经被缠住,那些老东西没出关,道宗还有谁?”

齐道缘面色一变,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五颜六色光芒。

佛者面露凝色:“之前降服天魔之人。”

轰隆隆

话音刚落,煌煌天威降临,雷霆滚滚,劫云如潮。

无尽的雷霆,汇聚成巨大的双眸,俯视着他们。

如苍天之眼,似无情,似有情,注视着天地众生。

“天罚之眼……”佛者面色大变。

齐道缘此刻也感受到天威压力,一身魔威催到极致,却是抗衡不了天威。

天地压力滚滚而来,虚空好似在收缩,佛者只觉身躯一僵,动弹不得。

四周虚空,如同铜墙铁壁,挤压而来。

“吾得大自在,岂能束缚吾!”佛者仰天怒吼,魔气催到极致。

可是,任由他如何催动魔气,也无法动弹,挣脱不了束缚。

天威浩荡,至高至上,苍天之眼,有雷霆降下。

轰咔

佛者身躯炸裂,齐道缘也随之化作魔气,消散在天地间。

一道道金光,自双眸中飞出,没入李为体内,帮他压制血光。

“多谢道友,再次让道友见笑了。”李为神情凄苦,作揖一礼。

本以为有了准备,能够轻易拿下妖魔。

没想到,意外迭生,还是让对方出手了。

“多谢先生,仙长。”温孤烟雨和三个小家伙也作揖行礼。

天威散去,苍天双眸也随之隐匿虚空。

诸多修行者,则是惊骇地看着孙悟道他们,这三个小家伙的师尊,还真是惊人。

这修为,比起元老李为这个炼虚合道,不知要强上多少。

小红尘内。

江云喝着青叶酒,眉头轻皱:“这些天魔,还真是事多,三番两次来找麻烦。”

“仙长。”老松树立于一旁:“发生何事?”

“一点小麻烦。”江云淡然道:“有缺道心,这缺的也太狠了。”

“仙长,那道心如何无缺?”老松树问道。

“不知。”江云摇头。

老松树问道:“那仙长的道心,可是无缺?”

江云沉吟片刻,道:“我亦不知,自身是否无缺。”

他看了眼自身,自己身上也有了枷锁。

这些枷锁,连接着温孤烟雨,孙悟道,苏灵,敖玉,还有老松树。

不过,他自身枷锁,极为虚幻,只要他愿意,就能让这些枷锁消失。

“或许,我并无道心。”江云道。

“仙长,怎会无道心?”老松树不解道。

“我不刻意求道,亦不刻意修道,只是静坐诵黄庭,谈何道心?”江云洒然笑道:“道之一字,虚无缥缈,我不求便有道,何须去修道?”

“仙长道行高深,老朽不解。”老松树迷茫道。

“太上法会结束了,斜月三星洞也已经完成,就等他们回来了。”江云道。

“仙长慈悲。”老松树树干弯曲,树枝相合,如人作揖。

老松树回松树林了,江云轻声喃语:“悟道,真悟了道,反而有些不舍,可终究要离开,再留他一段时间,便让他离开。”

“苏灵这小狐狸,有点小心思,但也不能多留于此,敖玉也走上了水君之路……”

对于三个小家伙,虽有不舍,却也为他们感到开心。

终究是自己养大的孩子,怎么可能真的没有一丝感情?

太上者,非无情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