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静诵黄庭三十载,石猴来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清晨,太上道宗,巍峨山岳耸入云端。

山脚下,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名为小红尘。

小红尘乃是太上道宗开辟的区域,以大神通,隔绝外界。

里面生活的,都是一些普通百姓。

百姓们帮太上道宗种植灵药,喂养龙鱼,各种灵物。

偶尔有幸运的,能得太上道宗看中,入宗为杂役。

虽然只是杂役,却也能一窥修行法,从此踏入仙道。

小红尘区域广阔,足有一百公里,东方边缘,有一十米高的小山,名方寸。

方寸山下,有一个十平方的水池,一方八米长宽药田。

江云每天的任务,便是照看药田,喂养水池内的龙鱼。

等到药田灵药成熟,龙鱼成年,太上道宗就会派人来收走。

这是他的任务,也是他的使命。

他的父亲也是做这个差事,父亲早早病逝,只给他留下了内外两部黄庭经和一门养气诀。

黄庭经,小红尘内数十万百姓,基本人手两部。

养气诀,蕴养道行,以道行喂养灵物,辅助灵物成长。

“朝会五脏列三光,上合天门合明堂,通利六府调五行,金木水火土为王,通利止脉汗为浆,修护七窍去不祥,二神相待化玉英,上禀天气命益长……”

“……五味皆至善气还,披发行之可长存,大道荡荡心勿烦,吾言毕矣勿妄传。”

“静诵黄庭一日,增加一日道行。”

水池旁,江云放下手中黄庭经,没有在意脑海中的声音。

道行这东西,也就是太上道宗修行者口中的修为。

他诵黄庭一日,便奖励一日道行,如今已经三十载了。

闭上双目,周围虚空弥漫着五颜六色的能量,心念一动,这些能量汇聚在一起,化作一滴滴液体,坠入水池之内。

一时间,水池内的龙鱼,鱼跃而起,争抢着水珠。

龙鱼不多,只有九条,但每一条,都有半米长,鱼鳞金黄,灵气充沛。

这些龙鱼吃完了水珠,并未沉入水中,而是浮在水面,微微点头,像是在作揖一般。

江云没有理会龙鱼,又凝聚了一些水珠,撒入药田。

药田内,一株株灵植,茁壮生长,弥漫着浓郁灵气。

“喂养龙鱼,灵药,有造化之功,增加道行十年。”

这道行增加,只有在龙鱼和灵药成熟时才有。

如今道行增加,龙鱼和灵药也成熟了。

“龙鱼和灵药成熟了,待会太上道宗的人就可以来收走了,更换新的龙鱼和灵药。”

江云神色平静,取出一块玉佩,调动天地之力,一丝金光亮起,没入玉佩。

这是传讯玉佩,每次龙鱼和灵药成熟,道行灌注玉佩,太上道宗就会来人。

道行增加,体内却没有一滴灵力,只是周围聚拢的灵气越发恐怖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小红尘内的人,都是修行之后,道行存于丹田。

但他,体内一点道行都没有,反倒是从天地调动。

增加道行越多,调动的天地之力越强。

三十年下来,养了不知多少龙鱼,灵药也割了一茬又一茬,道行不断增加,依旧是在体外。

倒是每次道行增加,身体也会更好一些。

自他诵读黄庭,有了道行以来,便未生过任何病,也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

更奇特的是,他的容貌依旧年轻,和二十岁时一般,不曾有过变化。

这更加坚定了,他每日诵读黄庭。

“该去砍柴了。”

江云起身走向不远处木屋,取了斧子,扁担,慢悠悠出了门。

在小红尘内,每个人只需要完成自己任务,便能随意走动,没有约束。

只要不乱来,打扰别人,太上道宗不会管。

每日三餐,也是免费的,但想要喝点酒,吃点更好的,就需要自己用别的东西换了。

可以砍柴,也可以做些别的物品换取,还可以帮别人做事获得,唯独不需要——所谓的钱。

若是没有多大需求,只求三餐温饱,那完成自己任务就行了。

江云唯一的需求,就是有酒喝。

不需要为俗事烦恼,无忧无虑,这种小日子,配上一壶酒,简直不要太美。

千米之外,有一松树林,那是他砍柴之地。

行至松树林,捡了一些干柴,又砍了几段树枝。

“今日借你身躯,换一些酒钱,勿怪。”

江云凝聚十余滴水珠,洒在树根下。

有道行帮助,树木会很快恢复,以后还能继续砍,继续换酒。

有取有舍,方能长久。

两担柴火,够他换一壶酒了,便停了下来。

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来到枫树林尽头。

这里是一个山谷,云霞雾霭,灵气氤氲,景色极美。

周围的天地灵气,聚集在他身边,告知他前往是何地。

前方有一个出口,也是小红尘与外界连接之地,穿过这个山谷,就能离开小红尘。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还是小红尘内的日子好。”

江云摇摇头,他不向往外面的世界。

无非是追逐名利,琐事一堆。

仙道缥缈,他也不是什么天资绝世之辈,不敢奢求。

每日静坐诵黄庭,自有道行加身,日子清闲自在,神仙来了也不换!

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西游记中,方寸山樵夫。

“我所居也是方寸,倒是贴切。”

江云哈哈笑道,挑起柴火,高声道:“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

“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柴火挑肩,如若无物,一步踏出,已是十米开外,但很快,他又收回了步伐,如常人行走。

“神仙,神仙。”

一道急切的呼唤声传来,叫住了江云。

“神仙?太上道宗的人下来了?”

江云念头一转,周身天地能量弥漫,没有找到什么神仙,倒是看见一个一人高的猴子。

金色毛发,已然暗淡无光,身上有不少杂草,灰尘,极为狼狈。

金猴一跃三丈,几个起落,来到江云身前,跪拜下来:“拜见神仙,请您收俺为徒。”

江云错愕地看着金猴:“你是太上道宗灵物?我不是神仙,你这等开了灵智的,应当去道宗。”

“神仙,您就是神仙,您就收了俺吧。”

金猴连连叩首:“俺刚才都听见了,您刚才唱的歌,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您就是神仙。”

江云:……

那是我抄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